Outcast
Journalist

Home     My Apology      Contact  

Free resources/story ideas

for Western Journalists

  一个不善于自我宣传的民族是伟大不起来的系列书

写这一系列书的目的 (内容在图片之后)

Text Box: Our Objectives:
  Building a harmonise world through accurate information

  Anti-media disinformation

  Building a better world through exploring the weaknesses and strengths of different political system

  Anti-exploitation of developing countries

   Anti-war

   Promote fairness and justice in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Anti-state terrorism and terrorism of all kinds

   Learn from the success of other cultures
  

Our Strategy:

   Using facts and figures to directly compare varies issues such as human rights, minority policy, war crimes etc, between the accusers and those being accused to eliminate bigotry and racism at International level.

写这一系列书的目的

这一系列书的英文版系列原名是《西方媒体的谎言艺术对世界和人权所造成的伤害》(The Art of Media Disinformation is Hurting the World and Humanity)。但在编写中文版时,从中华民族五千年来在各个发展阶段中和西方相较下所取得的成就来看世界时,我禁不住要问:“为什么这么一个伟大,和平,勤劳,有超前思想和政府管理能力的民族,在西方甚至不少港台华人眼中,却好像一无是处,感觉上总比不上西方?”我的结论是,中国人不懂得宣传。所以我决 定把这一系列书的中文版系列名字改为《 一个不善于自我宣传的民族是伟大不起来的》。

这本《民主:西方可向中国学些什么》(Democracy - What the West can learn from China) 是这系列书的第一册。写这一系列书的目的不在于妖魔化任何国家,而是希望通过大量的实例,事件和史实,以证据说话的方式揭发西方媒体不文明,不道德,不客观的现实。以及其一路来对所谓的民主,人权和自由所持的双重标准。更重要的是,人们必需认清西方媒体做为=战后新型帝国主义的宣传工具的本质。西方的所谓《软实力》其实和其长期以来,在世界范围宣传上,有意识的投资,布局,运作,造谣和专业效率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民主、人权、自由,法治和政治体制不是一门简单的学问。更不是西方媒体所宣染的那么直接了当和容易理解的。西方的所谓《民主制度》也不是一般人所理解的那么高尚,有效和具有普世性。更谈不上能成为放诸四海皆可行的灵单妙药。

世界是多元的,社会是复杂的。各国自身的历史,政冶,经济状况,民族关系,语言,宗教,文化,传统和习俗, 以及千百年来的社会分合状况和经验的积累,才是形成一个相对稳定的社会和政治体制的基石。所以,发生在世界各个国家的事情皆受制于其自身的历史,和社会状况及条件,有其自身的无耐和合理性。有许多事情不能以简单的概念来论是非黑白。一切要从自身的现实条件出发,按步就班的改革,循序渐进的发展,才能取得进展。反之,便是拨苗助长。

在这个新型帝国主义的时代,世人要有警觉性,千万别让西方媒体那些具选择性,造谣作假,别有居心的片面报导 和宣传所误导。世界各国的有识之士应从自身的社会条件,国情出发,不断的自我反醒,自我探讨,自我模石过河,才能自我提升和完善。他国的经验只能供参考,不能硬搬,照抄。否则,可能会出现反效果,社会动乱和倒退。

眼下的伊拉克,阿富汉和利比亚便是再好不过的例子了。西方的所谓“人道干预” 带给这些国家的只有无止境的破坏,分裂,暴力,死亡,难民,贫穷,痛苦,仇恨和动乱。相较之下,对一般伊拉克,阿富汉和利比亚人来说,尽管不能万事尽如人意,萨达姆,塔利班和卡扎菲时代,才代表稳定,和谐,包容和人权。

叙利亚是另一个范例:尽管西方政府和媒体对阿萨德政府的妖魔化,说其不得人心,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叙利亚的基督教人口是支持其政权的?为什么叙利亚的库尔德人要和西方支持的所谓叛军作战?为什么三丶四年下来的西方经济制裁,和西方支持的,从世界各国涌入的叛军暴力:对公共设施,建筑和民宅的大量破坏,导至几百万人的流离失所,几十万人的伤亡,物价的高涨,和民不了生,还是无法推翻阿萨德政府?

事实是,万事皆有其因果。就像中国为什么能在=千多年前便 抛开部落主义,形成统一的民族,而绝大多数的欧洲国家却要在一千七百至=千余年后才实现同一目标。其实,人们口中的所谓《汉族》并非单一民族。在中国这一幅员广阔的神州大地上,超过百份之九十的人囗(12余亿人)称自己为汉族。但是,当您游遍大江南北,黄河彼岸,长城内外时,便不难发现,各地汉族的语言,传统,性格,美食,民风,文化,音乐和习俗都不尽相同,各有各的风格时,您就不难发现这种大度兼容的文化,是举世无双的。 所以,《汉族》,这个名称本身就代表着中华文明的包容性,思想的超前性,和其文化价值观的普世潜质。《汉族》这两个字包涵了《四海之内皆兄弟》的情怀。这是一种前无古人,后尚无来者,独一无=,超脱性的文明。但却鲜为世人所注意,为什么?

同样的道理,人们应该自问,尽管历经了无数次的分分合合,外侵和内乱,=千多年来,为什么中国始终能重归一统,而残暴的罗马帝国, 一旦崩溃便四分五裂,不复存在,仅仅成为人类历史长河中的其中一段文字记忆。中华文明的超前脱俗性又一次的展现无余。但是,世上有几人听说了,并赞尝这种文明?

事实是,在1840年英国发动鸦片战争,强迫中国人割让土地,赔款,开放市场,让其为所欲为,自由自在的在中华大地上残害中国百姓,破坏一个个的家庭,大发鸦片财之前,中国的经济已迎领世界=千余年。1840年后,经历了一百多年,来自世界各地十几个列强的侵略,强取豪夺,战争,贫穷,痛苦和落后。在极度困难,一无所有的时候,却能在1949年 后的短短六+来年内,重新站立起来,成为世界性强国,并有可能在未来几年内超越美国,重新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这种不屈不挠,在逆境中自强不息,自力更生,不靠战争,欺压和掠夺弱小国家资源,重新崛起的文明,在人类大国崛起的历史长河中是绝无仅有的。但是,中国和平崛起的事实,从未被世人认可过,也没被授于过诺贝尔和平奖,反而是那些穷兵窦武的美国总统和把伊拉克,阿富汗和利比亚打烂,制造了几千万流离失所,几百万人死伤的欧盟得了奖。尤有甚者,连有过奴隶百份之九+五藏人历史,一心服务於西方帝国主义,想把西藏从中华大地上分割出去的政治和尚,达赖啦嘛,以及希望中国人能再被西方殖民三百年的刘小波也得了诺贝尔和平奖。这是为什么?您能理解吗?

事实是,中国人=千多年来,便以朝贡制,建长城(总长:21,196.18公 里),嫁公主,和丝绸之路等互利互惠的方式来维持边境的和平。一旦招受入侵,侵略者最终被收纳成自已的兄弟姐妹。成为包括汉族在内五十六个民族大家庭的一员。最典型的例子是,元朝的蒙古人,以及清朝的满州人。这和西方人到了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后,不但强占了他人的土地,还把当地百份之八十至九+五的土著人囗灭绝的史实一比,中华民族的人权记录堪称天下第一。但是,为什么,当今世界,世人会下意识的把《人权》和穷兵窦武的西方挂钩,并认为那是西方的普世价值观?您能理解吗?

凡研究历史的人,都能得出一个客观的结论。那就是,至今为止,西方人的骨髓里,还是蕴藏着根深蒂固的霸道,排他性血统。比如:当西方人接受了基督教,便发动了+字军东征,所到之处,一手十字架,一手剑,对于异教徒,那是手起剑落,赶尽杀绝,历时三百年。那种穷追不舍,残暴之致,唯我独尊的排他性文化堪称人类宗教传播史上的一绝。同样的情况,当西方人接受了资本主义,便以扩张,奴役,侵略,战争和殖民的手段向全世界强取豪夺,以解决其经济模式中,对土地,资源,市场和劳动力的需求。当今世上,几乎找不到一个没有被西方欺压和强暴过的非西方国家。尢有甚者,当西方人采纳了选举制,尽管深知此制度的各种严重缺陷,以及其在内部的运作上,高度依赖和附庸于资本阶级政治献金的现实,其不但没有力求自我完善,还不时通过军事干涉,经济制裁,颠覆等各种高压手段,来强迫世界接受其缺点百处的政治制度,有选择性的妖魔化其他不听话的政府为不合法政权。John A. Tures(记者),为此收集了大量的资料,写了一部长篇报道,题为:《出口自由:通过美国的军事行动推动民主》(Operation Exporting Freedom: The Quest for Democratization via United States Military Operations)指出,从19732005年期间,美国政府的全球性干涉行动,导至世界各地228宗政权的替换事件,除了63例外,其余的165宗,替代的政权不是同样专制,便是更专制。

随着科技的进步,人们教肓程度的提高,和知识的普遍性,=+一世纪已不再是当年的刀箭对枪炮的时代:几百人的军队便能殖民一个国家和地区的时代早已不复存在。更何况,罗马帝国再强悍也没能守得住耶路撒冷;葡萄牙也没能阻止西班牙与其争夺海上霸权的欲望。如果历史是一面镜子,人们必需注意到,西班牙没能阻止后来者,英国的霸权;英国也没能阻止美国的独立和穷兵窦武。+几个西方等列强和曰本没能把中国吞下。就像美国为首的西方盟军,尽管在财富和军事科技上占了绝对的优势,却在19501953年的朝鲜战争中被当时尚贫困落后的中国打败,从中国边境上后撤几百公里,最终同意在三八线上休战一样,人们应该认识到没有王道,只懂得杀剥的文明是不可能持久的争服世界的。

中华民族几千年来积累下来,以弱抗强,以王道治世,虚虚实实的战略智慧,从孙子兵法到毛泽东思想所能产生的力量是不可小视的。世界民族,不论大小强弱,不应媚洋崇外,小视自身和西方以外先人的经验和智慧。

西方过去几百年来的强大靠的是霸道,不是王道。就像罗马帝国一样,不可能持久。很快的又将成为人类历史长河中的一小段文字记忆,没什么好羡慕的。人们必须认识到西方的所谓民主、自由、平等、和法制等普世价值观,从来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其繁荣是建立在他人的尸骨,血汉,痛苦,和对他人的土地资源的强取豪夺上。其伟大,不外于来自在强取豪夺后所拥有的物质文明,以及在宣传上的大手笔投入和专业水平下,所制造出来的幻觉与假象。

一个再专制,再霸道的民族,只要掌握了宣传的艺术,控制了宣传的机器,便能成为民主、人道的化身。但是,这种没有深度的文明,是不可能立久不衰的。

为了证明以上种种,这一系列书将有+册,将从民主,人权,自由,平等,法制,少数民族政策,种族主义,言论自由,西方媒体造谣艺术,政府管理,以及一些像89年天安门事件等被西方妖魔化了的重大国际事件为切入点,以中国和一些西方国家在面对相同的事件时,所做过的事情和反应做对比,便能客观的展现民主,人权,自由,平等,法制和言论自由等课题的多面性和复杂性。只有当人们能客观的了解人类社会的复杂性,才能理性的面对各种社会客题,心平气和的面对社会乱像 ,以和平的手段推动改革,一个繁荣和幸福的和协社会才能实现。

经历了一百余年的沧桑和苦难,中华民族必须认识到,眼下的复兴来之不易。=战后,还没有一个被西方殖民过的国家,能走独立于西方利益的外交政策而致富的。到目前为止,中国是人世间唯一的例外。日本经济在1985年,美国的压力下,签下了广场协议后便疲弱至今;2010年,上台不到一年的日本首相,鸠山由纪夫,因无法实现大选时的承诺,把美国军队赶出冲绳岛而引疚辞职;日本人对美国人马首是瞻的无耐和心酸又有多少人能理解?

做为一位被西方主流媒体排拆的西方记者,专门研究西方媒体造谣艺术的独立研究员,笔者希望这一系列书所展现的证据,能协助中国的年青一代,建立民族自信和理论自信,增进对学习自己民族历史,文化,哲学,艺木,政府管理,社会科学,和历代思想家和领导人的智慧的兴趣。 在吸取了自己祖先的智慧后,再为自己具中华特色的政治和社会制度的不断改革和完善,再创更多世界第一。

切记:除非您想走西方穷兵窦武的霸道之路,或终身成为正在走下坡路的西方的跟屁虫,中国人想要继续复兴,便不能依赖西方那套简单,肤浅,靠霸权和宣传来维持的所谓普世价值观。而是要把握住老祖宗的智慧,从自身的优势上升华,从理论上再创新,才能以中国式的,真正的普世价值观引领世界,和引导西方走向和平,双赢,互利共存的正道。毕竟,当欧洲人正在为其尚未完善,由大部份欧洲国家组成的欧盟而自以为是,自我授于和平奖时,中国人早在=千多年前便成功的把世界百份之=+至=+五的人口给统一了起来。所以说,中国人的伟大,所缺的是那一点宣传。 

【注:这本书里指的西方乃广义式的,总体史实和趋势的用语。在不能《一竹干打翻全船人》的客观原则下,笔者必须在此强调,西方人中也有一些思想开明,反战反霸之士。】

 

 

 

Posted 15 October 2014

Updated: 11 Nov. 2014

 

Alert me with more story: wchua62@gmail.com

You may leave your comment at: Facebook

To be on our mailing list: Click here or Twitter

 

 

 

 

 

The Art of Media Disinformation is hurting the World and Humanity Series of Books

 

Understand China     Care For Australia     Understand Developing Countries     True Story of Outcast Journalist

Home     Human rights from another angles     My Apology    Media Disinformation   Contact      Free resources/story ideas

 

Copyright © 2009 - 2014 Outcast Journalist - Chua, Wei Ling

蔡伟麟

Chua, Wei Ling

 

Text Box: Do not get angry with me over the facts I presented. Question me if I get my facts wrong!

Follow Us:

Twitter


===================

Confucius:

“Don’t do to other if you do not want them to do to you”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西方的民主制度在设计上有许多严重,不科学的缺陷。凡实行西式选举制度的国家都面对一系列结构性的问题 – 其经验和无耐是相同的。相较之下,当下的中国社会主义民主协商制度和理论,尽管尚未完善,但在实践的结果上,不论是在理论上、内部运作上、行政效率上、人才的培养上、政策的民意导向上、领导人间的政策协商机制和提拨换代的过程上,都比西方那一套更具科学性,包容性和实用性。为了证明这些,作者花了几年的时间,收集了几百个例子和事件,以英美澳为主体,再加插其他国家和地区,包括日本、台湾、菲律宾、和其他欧洲国家的经验做对比,提出了一个中式,更高境界的民主概念。

 

(正在编写的中文版已近完成,不但强化了理论,也填加了许多新案例。凡对本书出版日期有兴趣的读者可电邮wchua62@gmail.com,或跟随作者的Twitter )

所谓的《天安门大屠杀》是美国政府和西方媒体为妖魔化中国所制造出来的欺世谎言。除了过去=+几年来不时涌现的各种证据(包括:西方政府的解密文件,维基解密揭发的美国使领馆电缆内容,历史学者的考证,当年广场上目击者和一些示威者的囗述,西班牙摄影组和中央电视台的视频,以及,一些西方记者在证据面前的刹那间告白)外,当人们开始排开西方媒体对事件报导中使用的引导性语言,开始客观的分析视频和画面上所显示的无声证据时,便不难发现,当年北京政府对示威者的态度,其实是非常的克制的。为此,作者用了一系列当年西方媒体报导时的画面和语言上的出入来剖析真相,有力的向读者说明一个现实,即引导性的用语,是可以误导人们对画面上无声证据的错误解读的。凡研究经济与社会学的人都不难发现,89年的天安门事件和任何西方社会在周期性经济瓶颈效应下所产生的社会矛盾和不满情绪是没有区别的。为此,作者用了大量的资料和文献来分析美国政府在过去70年来打压示威者的手法,有系统的将89天安门示威者所享受到的待遇和2011年华尔街示威者做。结论是,天安门示威者在七大方面比华尔街示威者享受到更高层次的民主,自由与人权。这本书也解释了西方政府如何利用这类周期性的社会不满情绪来制造事端,以图在世界各地推翻不臣服于其国家利益的政府。

注:

就将开始编写中文版